师无渡

双水虐我千万遍,我待水师如初恋(?)。

【求生者篇】今天依旧想打队友(5)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见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
3.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4.求生者小哥终于能敲队友了,希望换回来后不会被打击报复。

•本篇因特殊情况卡诺负责直播监管者视角,因此会打上监管者tag

1.一觉醒来感觉嘴角两边很疼,但是睡眠体验意外的没有影响。起床去洗漱的时候一照镜子发现情况不对。
…………………………
惊讶之前我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诺尔的脸不适合做大幅度的表情,我还得控制一下免得伤口裂开。

2.出来发现果然是监管者宿舍,瓦尔莱塔小姐在检查自己的机械义肢。“日安,瓦尔莱塔小姐。”“日安,卡诺先生。”“……嗯?”“瓦尔莱塔小姐说过诺尔先生是不会行脱帽礼的。对了,其实我是特蕾西。”“……这样啊。”“对了对了,那个里奥先生是弗莱迪先生哦。”“……谢谢提醒,我知道了。”
信息量略大,我想静静。

3.“哟!日安,卡诺先生!”“……日安,裘克先生。”裘克先生突然这么有礼貌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好我控制表情很到位没有摆出过于惊讶的表情,不过看情况裘克先生并没有和谁互换的样子。
杰克先生走了过来,这狂野的走路姿势一看就知道不对劲,趁裘克先生还没注意到杰克先生我果断开着技能把人扛走了。
#裘克先生你人设ooc了#
#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为了弟弟的眼睛或许我该制裁他#

4.果不其然,用杰克先生身体的是奈布先生,还好我带他跑得快不然绝对要出事。
“其实我还挺想气那个小丑的。”奈布先生一边这么说一边吹了个口哨,“虽然换的很不适应不过既然是他的身体也就不是不能接受。”
这么说着他过门的时候又撞上了顶,我得忍住,不能笑。

5.从特蕾西处得知用里奥先生身体的是弗莱迪先生,但鉴于里奥先生的脸被绷带缠满了我实在是不清楚弗莱迪先生什么想法。
希望今天里奥先生的场次不会出现用着弗莱迪先生身体的里奥先生。
不过如果是弟弟的场次的话…感觉会很有趣呢(笑)

6.作为监管者的感觉很奇妙,我果然是很想打队友的,带个失常到处敲游戏体验超赞♪而且弟弟也在更是极好的♪
pengx3!!!
敲完电机敲求生者,感觉美滋滋。不过话说回来…玛尔塔小姐的水平哪里不对?(然后回身看见弟弟想都不带想就走了过去)
“哟,怎么样?我的身体用的还习惯吗?”“哥……刚刚那三声是什么情况?”“这局我带的是失常,还有两棍我分别敲倒了玛尔塔小姐和奈布先生♪”
#突然想起奈布先生身体里的现在是杰克先生,有点方#
#没关系,反正裘克先生和奈布先生都不知道#
#监管者打求生者很正常不是吗不方#
#果然还是很方,拒绝火箭冲刺#

7.下一场的监管者是里奥先生,但鉴于现在的特殊情况我决定跟着弗莱迪先生一起过去。
免得要是遇到里奥先生然后他俩一个没忍住……哦,或许到时候我该一棍子把弗莱迪先生一棍敲晕带走,免得夜长梦多。

8.谢天谢地那局很和平,弗莱迪先生没有遇到里奥先生。不过看样子他似乎释然了许多,看上去轻松了不少。
“和一个故友聊了会儿天。”弗莱迪先生这么回答,我是不懂他们两个的恩怨以及他们的心情,不过按以前他俩一见面就出现里奥先生单方面的化学反应来看应该是弗莱迪先生对他做过些什么事情。

9.班恩先生和幸运儿先生在卧室睡觉,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最后还是没有上去叫醒他们。
特蕾西小姐似乎不大适应瓦尔莱塔小姐的身体,她的那一局没有抓到一个人。
“吐丝什么的……我真的不会用啊。”特蕾西这么说,瓦尔莱塔小姐为了安慰她送了她一张手帕。
请问游戏外能打队友吗(笑)

10.后来庄园主解释了原因,“你最在乎谁或者最介意谁,你就会和谁换,如果身体没有换的话那就是有一部分变得和对方一样。”
持续时间到今晚十二点过后为止。
说起来…幸好今天一天都没让裘克先生和奈布先生碰面,不然绝对会出事。
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在里奥先生面前疯狂的秀着恩爱但里奥先生却毫无办法。
他想敲的艾米丽小姐目前使他女儿,她女儿现在在艾米丽小姐的身体里怎么敲?况且他也知道艾玛有多在乎艾米丽小姐。
两人同局游戏,只要监管者不是杰克先生,艾米丽小姐被放飞后,会看见艾玛小姐爆发出洪荒之力连VIP椅子都给你拆了然后监管者还不能还手——里奥先生提着脆脆鲨站在艾玛小姐身后一脸“你敢让她上天我就敢让你好看”的表情。问我怎么知道的?有次诺尔就因为这理由被打了气的我淡定的把艾玛小姐给父亲送的小饼干换成了芥末味的小饼干。
#来自执事的报复#
#事后找上门来也装傻说自己和弟弟一样只会泡面#

•关于厂长和律师的谈话,相信我我没有想洗白律师的想法,厂长不可能原谅他,律师亦不会对此感到后悔,个人感觉他们的相处模式应该是——绝不原谅你杀一放三也不放你但是你不能gg在我以外的人手上(←厂长)随便吧下等人我不会对此感到后悔但我愿意接受你的愤怒(←律师)
概括一下就是律师承认自己的罪但是依旧会努力跑,同时接受里奥的愤怒。
厂长的想法我还没揣摩好但大概就是那样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吃厂律,但本文不含厂律
emmm其实想了这么多具体怎么表达我还真不知道(摊手)估计等文笔(脑洞完善)好了就可以来个番外了2333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