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无渡

双水虐我千万遍,我待水师如初恋(?)。

【求生者篇】今天依旧想打队友(4)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见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
3.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1.奈布先生表示今天一天他都打算教我如何遛监管者,我想了想打算拒绝,毕竟我对胜负没那么在意,比起诺尔,胜负根本不算什么。
奈布:和你弟弟一样的衣服想要吗?想要就答应我,我来协助你说服瓦尔莱塔小姐。
我:好(不假思索)要我做什么?
奈布:我皮断腿了就奶我,其他的时候开电机就好,你也半血了就来找我 让我摸你。
我:OK!说好的两套衣服外加今天一天的教练!
奈布:成交!
我:奈布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2.到了今天的最后一场,是裘克先生的场次。有我,奈布先生,特蕾西小姐,艾米丽小姐。根据奈布先生开局先前的说法,只要奈布先生一皮断腿我就过去把他摁在地上摸,为了保证我自己能跑掉我还特地去摸箱子,摸到过拆迁办的箱子,巴啦啦小魔仙的魔仙棒,甚至是保龄球以及bb枪。
自我感觉良好,就是败在了一刀斩上。
不过即使是保了平,奈布先生和我跑了对于裘克先生来说这场还是体验极差。

3.游戏结束后诺尔来找我让我帮他缝下裂开的伤口。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EXM我才多久没见他怎么伤口就裂了!!?

4.缝好弟弟的伤后稍微处理了一下,不等我问了艾米丽小姐一些如何保养缝合后的伤口的事情回来诺尔就先走了。
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不在餐厅里,威廉先生好像又惹玛尔塔小姐生气了然后不知道怎么了他们突然又秀起了恩爱。
就算是心情不好,再想打人也还是得微笑(笑)。

5.第二天杰克先生的场次我们其他三个求生者目睹了一场你追我赶激烈的追逐战,杰克先生的杀气十分可怕,或许这才是开膛手先生的真面目,又或许是因为些别的什么,大概奈布先生会知道为什么。
奈布先生好不容易暂时逃脱了杰克先生的追捕,我正想去跟他交替自己去遛杰克先生,但是他表示他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需要借被抓的机会跟杰克先生解释一下。
于是我被赶去接着修机了x话说我该想到就算是平时他也不会将遛(见)杰克这种事让给别人。

6.我,弗莱迪先生,艾玛小姐,先前都是一直修机,很快就把机子修完了,但是之前一直追奈布先生的开膛手先生突然冷不丁的出现一爪子拍翻了我。
这大概就是转角遇到爱。
然后过了不久,弗莱迪先生和艾玛小姐也躺了。
回去之后我去找奈布先生了,奈布先生回来后跟我说,旁听的诺尔和杰克先生说奈布先生太寂寞了缠着我哥。
嗯???诺尔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诺尔先生刚刚来找过你,但是看你不在就离开了。”特蕾西小姐跟我说,“看表情,他的心情不大好。”

7.纠结了一晚上怎么办,最后终于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了两件衣服和奈布先生做了一次交易。
结果好像睡得太晚了,这场游戏我还没见到监管者是谁我就要睡着了,反正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都在,一旦其中一方出现意外另一方都会出现不可思议的情景,譬如诺尔跟我说某次瑟维先生飞了天,接着克利切先生那局连摸三个手电筒把裘克先生的眼睛都快晃瞎了,直到游戏结束的两天后裘克先生还是两眼发花看东西眼前有团……啊~……
ZZZZ……

8.游戏结束时诺尔的成绩是一败涂地,但是他从艾米丽小姐那里知道了我在哪于是找到了在柜子里睡着的我,我趁这个机会和他解释了为什么我会把奈布先生摁在地上数次摸起来。
似乎明白奈布先生之前的行动是打的什么算盘了。

9.第二局游戏当我看到班恩先生是这场的监管者时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我的裤子被钩破了并且我上了椅子。
虽然很想骂人,但是还是忍住了,直到我被挂上椅子被守尸,看到队友在附近却不仅没救人还没开电机,然后快升天时我实在忍不住了。
我:班恩先生,快飞之际我有句话很想说。
班恩(看我快飞了就无所谓了):什么话?
我:mmp!
话音刚落升天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班恩先生竖起的中指。

10.说起来我之前上椅子时好像看到幸运儿先生在附近的行动似乎是要来救我,但是为什么不仅没有来救我而且连机子也没开?幸运儿先生我看错你了你居然因为那局监管者是你cp你就放弃队友。
(事后听到这话的幸运儿先生:你弟的局你卖过我们多少次了!?)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