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无渡

双水虐我千万遍,我待水师如初恋(?)。

至今不懂三个闪之间还能有什么戏

打第七章之前看c闪和幼闪一起嫌弃英雄王还觉得没什么,打完第七章后又回来看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怪怪的……想着或许是在b站看捧c踩a捧幼踩a的评论有些后遗症了后来仔细一想理清思绪:不对啊,幼闪虽然早就说过自己嫌弃a闪,a闪本人也承认小时候的自己要是知道未来的自己是这样或许会停止成长。

但是————贤王的剧情,语音,皆未出现过嫌弃年轻时自己的部分。

我或许是钻牛角尖了,但是真的很疑惑为什么会出现c闪嫌弃a闪这种说法,第七章最后贤王死后打提妈最后一战和倒数第二战的结束后剧情(这里好像大部分人认为是c闪的内心a闪的实力不过根据剧情这个闪是c闪没错但是他不是还表示咕哒来乌鲁克一趟不见试下英雄王的风采怎么行这样的吗)里c闪以a闪的样子出现了,而且十分自豪哪来的半点嫌弃的样子???根据ccc里的闪闪最后一个SG死之毒,闪闪表示他采完草药回来以后才算真正的成长了。

好吧我就天生一话唠(无奈)其实就是想知道c闪嫌弃a闪是怎么回事……幼闪嫌弃已经够明显了但是说c闪嫌弃就是不懂……贤王的剧情本看了语音也听了,和英雄王本质上有什么差别吗除了似乎刷了一波剧情好感度(或者说这是成长前后时期的细微差别?)以外……

ps,突然想起贤王的外号是懂人心的王,莫非是两人卡面的问题???

话说提妈那里助战a闪的宝具多宝简直好评!

【监管者篇】今天依旧在吃狗粮(5)

1.私设监管者小哥第一人称视角,设定在个人主页√本篇开始私设求生者小哥开始出现,设定和监管者小哥放一起了
2.段子体,裘杰/佣杰修罗场,含少量鹿幸,或许会出现微量蛛机
3.求生者的cp就算有也不会打tag所以请注意

•本篇因特殊情况诺尔负责直播求生者视角,因此会打上求生者tag

1.早上起来感觉哪里不对,身上的伤好像都没了,于是起身去找镜子发现是哥哥的脸……WTF.EXM发生了啥!?
火速收拾好冲出去发现自己在求生者宿舍里,然后就是一片群魔乱舞的景象。
其实也不至于,但很诡异就是了。

2.我本来还想稍微装一下我哥,但是直接就被弗莱迪先生识破了。“不,其实我是里奥。”弗莱迪先生一脸阴沉的告诉我,“那个佣兵是杰克,那个还在打理自己着装的机械师是瓦尔莱塔。”看情况我该高兴好在不止我一个换了。
不过这也就是说我们要用对方的技能对方的身份直到换回来为止么……哼哼……
“诺尔先生,请不要用卡诺先生的脸笑的那么鬼畜。”艾米丽小姐…不对,是用着艾米丽小姐身体的艾玛小姐这么提醒我。
然后顶着弗莱迪先生脸的里奥先生训了我一顿,紧接着顶着瑟维脸的克利切先生也训了我一顿……然后他俩差点打起来,还好艾玛小姐及时过来拉开了他们。

3.不知道监管者那边什么情况,不过既然杰克先生在这里,那么裘克先生或许没事。
话说这换身体的情况是什么鬼?大家不都是和喜欢的人换吗怎么弗莱迪先生和里奥先生也换了?
难道他俩其实互相暗恋而不自知?我自己都被这个突然想到的脑洞给吓到了,开什么玩笑,就算厂律可以但是这篇文里他俩明显是不可能的。

4.就算换了身体也还是得日常参与游戏,这局的求生者是佣兵,前锋,空军,还有我。这阵容略糟心。不过记得这场好像是我的主场,既然哥哥作为监管者应该会比较好赢…
“peng!!!”x3
……吧?
“哟,怎么样?我的身体用的还习惯吗?”哥哥看到我就跑了过来,我问他刚刚那三声是什么情况,哥哥说:“这局我带的是失常,还有两棍我分别敲倒了玛尔塔小姐和奈布先生🎶”

5.大概猜到是因为什么了,玛尔塔小姐现在是威廉先生(开局前玛尔塔小姐数次表示如果威廉先生敢脱衣服,等换回来他就完了)所以摸箱子之前第一次开技能肯定会空掉,因为开局两人道具就不一样。
至于杰克先生……我敢说是因为他还不习惯作为求生者所以没能跑掉。
不过也不排除我哥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突然兴奋的敲了起来……
#靠谱的哥哥兴奋的敲起了电机#
#那天杰克终于明白自己用失常把奈布修了好久的机子一巴掌拍回解放前奈布的感觉了#
#果然是亲兄弟,真棒♡#
#虽然最后输的一败涂地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好心情#

6.下一场游戏时,监管者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里奥先生也没有出现,直到我们剩下三个打开门离开过了段时间里奥先生才飞了回来。
“和曾经的朋友聊了会儿天。”里奥先生是这么说的,“这局的监管者本因是我。”
看起来很介意的样子,想了想就算我和他是同僚,但是我毕竟是个局外人,啥都不懂还是不要随便说话了,免得踩雷等里奥先生用脆脆鲨砍我一路。

7.今天尾声时庄园主出现跟我们解释了一下今天的突发情况,大概是他想给我们个体验不同身份的机会。
“你最在乎谁或者最介意谁,你就会和谁换,如果身体没有换的话那就是有一部分变得和对方一样。”
按庄园主的解释,今晚过后就可以换回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所以这就是库特先生变成了一本书的原因吗哼哼哼哼哼~……
“能别笑的这么邪恶吗?我会很想打你的。”威廉先生这么跟我说并且也付诸了行动,但介于对方用的是玛尔塔小姐的身体我决定把这事儿先记下来。

8.裘克先生莫名变得有礼貌了的原因终于知道了是为什么,感觉很诡异,果然还是原来的裘克先生更好一些。说起来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好像完全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
瑟维先生和克利切先生虽然不像两位小姐那么适应但是情况还是没有威廉先生和玛尔塔小姐那么严重。

9.“因为我们已经很熟悉对方了。”“
所以还可以接受。”这是两位小姐的解释,说起来我和哥哥也是一样的情况……我哥换完后十分兴奋的一敲一个倒果然是欧洲人。
不过威廉先生和玛尔塔小姐还是不大熟悉,可能是因为他俩的东西使用判定都是两个不一样的吧。
一个是一次性用品,一个是进度条没完就还在的。

10.虽说午夜十二点过后就换回来了,但是班恩先生和幸运儿今天都没出现让我们觉得很诧异,后来发现他们在房间里睡得很香就没好意思叫醒他们。
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
一天下来我想我该总结一下我们干了什么。在监管者里班恩先生因为没班居然和幸运儿先生睡了一天的觉,里奥先生居然没有和弗莱迪先生起冲突是因为换了身体的关系吗?瓦尔莱塔小姐给特蕾西小姐送了张手帕又开始给她织小裙子,杰克先生这边裘克表示要和他好好谈谈,按照惯例奈布先生肯定会过来,为他点个蜡。

•本篇因为特殊关系双方视角互换,美智子小姐为什么还没出场是因为……我第五人格还没更新好hhhh……

【求生者篇】今天依旧想打队友(5)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见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
3.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4.求生者小哥终于能敲队友了,希望换回来后不会被打击报复。

•本篇因特殊情况卡诺负责直播监管者视角,因此会打上监管者tag

1.一觉醒来感觉嘴角两边很疼,但是睡眠体验意外的没有影响。起床去洗漱的时候一照镜子发现情况不对。
…………………………
惊讶之前我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诺尔的脸不适合做大幅度的表情,我还得控制一下免得伤口裂开。

2.出来发现果然是监管者宿舍,瓦尔莱塔小姐在检查自己的机械义肢。“日安,瓦尔莱塔小姐。”“日安,卡诺先生。”“……嗯?”“瓦尔莱塔小姐说过诺尔先生是不会行脱帽礼的。对了,其实我是特蕾西。”“……这样啊。”“对了对了,那个里奥先生是弗莱迪先生哦。”“……谢谢提醒,我知道了。”
信息量略大,我想静静。

3.“哟!日安,卡诺先生!”“……日安,裘克先生。”裘克先生突然这么有礼貌着实吓了我一跳,还好我控制表情很到位没有摆出过于惊讶的表情,不过看情况裘克先生并没有和谁互换的样子。
杰克先生走了过来,这狂野的走路姿势一看就知道不对劲,趁裘克先生还没注意到杰克先生我果断开着技能把人扛走了。
#裘克先生你人设ooc了#
#这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为了弟弟的眼睛或许我该制裁他#

4.果不其然,用杰克先生身体的是奈布先生,还好我带他跑得快不然绝对要出事。
“其实我还挺想气那个小丑的。”奈布先生一边这么说一边吹了个口哨,“虽然换的很不适应不过既然是他的身体也就不是不能接受。”
这么说着他过门的时候又撞上了顶,我得忍住,不能笑。

5.从特蕾西处得知用里奥先生身体的是弗莱迪先生,但鉴于里奥先生的脸被绷带缠满了我实在是不清楚弗莱迪先生什么想法。
希望今天里奥先生的场次不会出现用着弗莱迪先生身体的里奥先生。
不过如果是弟弟的场次的话…感觉会很有趣呢(笑)

6.作为监管者的感觉很奇妙,我果然是很想打队友的,带个失常到处敲游戏体验超赞♪而且弟弟也在更是极好的♪
pengx3!!!
敲完电机敲求生者,感觉美滋滋。不过话说回来…玛尔塔小姐的水平哪里不对?(然后回身看见弟弟想都不带想就走了过去)
“哟,怎么样?我的身体用的还习惯吗?”“哥……刚刚那三声是什么情况?”“这局我带的是失常,还有两棍我分别敲倒了玛尔塔小姐和奈布先生♪”
#突然想起奈布先生身体里的现在是杰克先生,有点方#
#没关系,反正裘克先生和奈布先生都不知道#
#监管者打求生者很正常不是吗不方#
#果然还是很方,拒绝火箭冲刺#

7.下一场的监管者是里奥先生,但鉴于现在的特殊情况我决定跟着弗莱迪先生一起过去。
免得要是遇到里奥先生然后他俩一个没忍住……哦,或许到时候我该一棍子把弗莱迪先生一棍敲晕带走,免得夜长梦多。

8.谢天谢地那局很和平,弗莱迪先生没有遇到里奥先生。不过看样子他似乎释然了许多,看上去轻松了不少。
“和一个故友聊了会儿天。”弗莱迪先生这么回答,我是不懂他们两个的恩怨以及他们的心情,不过按以前他俩一见面就出现里奥先生单方面的化学反应来看应该是弗莱迪先生对他做过些什么事情。

9.班恩先生和幸运儿先生在卧室睡觉,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最后还是没有上去叫醒他们。
特蕾西小姐似乎不大适应瓦尔莱塔小姐的身体,她的那一局没有抓到一个人。
“吐丝什么的……我真的不会用啊。”特蕾西这么说,瓦尔莱塔小姐为了安慰她送了她一张手帕。
请问游戏外能打队友吗(笑)

10.后来庄园主解释了原因,“你最在乎谁或者最介意谁,你就会和谁换,如果身体没有换的话那就是有一部分变得和对方一样。”
持续时间到今晚十二点过后为止。
说起来…幸好今天一天都没让裘克先生和奈布先生碰面,不然绝对会出事。
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在里奥先生面前疯狂的秀着恩爱但里奥先生却毫无办法。
他想敲的艾米丽小姐目前使他女儿,她女儿现在在艾米丽小姐的身体里怎么敲?况且他也知道艾玛有多在乎艾米丽小姐。
两人同局游戏,只要监管者不是杰克先生,艾米丽小姐被放飞后,会看见艾玛小姐爆发出洪荒之力连VIP椅子都给你拆了然后监管者还不能还手——里奥先生提着脆脆鲨站在艾玛小姐身后一脸“你敢让她上天我就敢让你好看”的表情。问我怎么知道的?有次诺尔就因为这理由被打了气的我淡定的把艾玛小姐给父亲送的小饼干换成了芥末味的小饼干。
#来自执事的报复#
#事后找上门来也装傻说自己和弟弟一样只会泡面#

•关于厂长和律师的谈话,相信我我没有想洗白律师的想法,厂长不可能原谅他,律师亦不会对此感到后悔,个人感觉他们的相处模式应该是——绝不原谅你杀一放三也不放你但是你不能gg在我以外的人手上(←厂长)随便吧下等人我不会对此感到后悔但我愿意接受你的愤怒(←律师)
概括一下就是律师承认自己的罪但是依旧会努力跑,同时接受里奥的愤怒。
厂长的想法我还没揣摩好但大概就是那样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吃厂律,但本文不含厂律
emmm其实想了这么多具体怎么表达我还真不知道(摊手)估计等文笔(脑洞完善)好了就可以来个番外了2333

【求生者篇】今天依旧想打队友(4)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见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
3.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1.奈布先生表示今天一天他都打算教我如何遛监管者,我想了想打算拒绝,毕竟我对胜负没那么在意,比起诺尔,胜负根本不算什么。
奈布:和你弟弟一样的衣服想要吗?想要就答应我,我来协助你说服瓦尔莱塔小姐。
我:好(不假思索)要我做什么?
奈布:我皮断腿了就奶我,其他的时候开电机就好,你也半血了就来找我 让我摸你。
我:OK!说好的两套衣服外加今天一天的教练!
奈布:成交!
我:奈布先生,祝我们合作愉快。

2.到了今天的最后一场,是裘克先生的场次。有我,奈布先生,特蕾西小姐,艾米丽小姐。根据奈布先生开局先前的说法,只要奈布先生一皮断腿我就过去把他摁在地上摸,为了保证我自己能跑掉我还特地去摸箱子,摸到过拆迁办的箱子,巴啦啦小魔仙的魔仙棒,甚至是保龄球以及bb枪。
自我感觉良好,就是败在了一刀斩上。
不过即使是保了平,奈布先生和我跑了对于裘克先生来说这场还是体验极差。

3.游戏结束后诺尔来找我让我帮他缝下裂开的伤口。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EXM我才多久没见他怎么伤口就裂了!!?

4.缝好弟弟的伤后稍微处理了一下,不等我问了艾米丽小姐一些如何保养缝合后的伤口的事情回来诺尔就先走了。
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不在餐厅里,威廉先生好像又惹玛尔塔小姐生气了然后不知道怎么了他们突然又秀起了恩爱。
就算是心情不好,再想打人也还是得微笑(笑)。

5.第二天杰克先生的场次我们其他三个求生者目睹了一场你追我赶激烈的追逐战,杰克先生的杀气十分可怕,或许这才是开膛手先生的真面目,又或许是因为些别的什么,大概奈布先生会知道为什么。
奈布先生好不容易暂时逃脱了杰克先生的追捕,我正想去跟他交替自己去遛杰克先生,但是他表示他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需要借被抓的机会跟杰克先生解释一下。
于是我被赶去接着修机了x话说我该想到就算是平时他也不会将遛(见)杰克这种事让给别人。

6.我,弗莱迪先生,艾玛小姐,先前都是一直修机,很快就把机子修完了,但是之前一直追奈布先生的开膛手先生突然冷不丁的出现一爪子拍翻了我。
这大概就是转角遇到爱。
然后过了不久,弗莱迪先生和艾玛小姐也躺了。
回去之后我去找奈布先生了,奈布先生回来后跟我说,旁听的诺尔和杰克先生说奈布先生太寂寞了缠着我哥。
嗯???诺尔我觉得我可以解释一下!
“诺尔先生刚刚来找过你,但是看你不在就离开了。”特蕾西小姐跟我说,“看表情,他的心情不大好。”

7.纠结了一晚上怎么办,最后终于得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了两件衣服和奈布先生做了一次交易。
结果好像睡得太晚了,这场游戏我还没见到监管者是谁我就要睡着了,反正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都在,一旦其中一方出现意外另一方都会出现不可思议的情景,譬如诺尔跟我说某次瑟维先生飞了天,接着克利切先生那局连摸三个手电筒把裘克先生的眼睛都快晃瞎了,直到游戏结束的两天后裘克先生还是两眼发花看东西眼前有团……啊~……
ZZZZ……

8.游戏结束时诺尔的成绩是一败涂地,但是他从艾米丽小姐那里知道了我在哪于是找到了在柜子里睡着的我,我趁这个机会和他解释了为什么我会把奈布先生摁在地上数次摸起来。
似乎明白奈布先生之前的行动是打的什么算盘了。

9.第二局游戏当我看到班恩先生是这场的监管者时我就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我的裤子被钩破了并且我上了椅子。
虽然很想骂人,但是还是忍住了,直到我被挂上椅子被守尸,看到队友在附近却不仅没救人还没开电机,然后快升天时我实在忍不住了。
我:班恩先生,快飞之际我有句话很想说。
班恩(看我快飞了就无所谓了):什么话?
我:mmp!
话音刚落升天的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班恩先生竖起的中指。

10.说起来我之前上椅子时好像看到幸运儿先生在附近的行动似乎是要来救我,但是为什么不仅没有来救我而且连机子也没开?幸运儿先生我看错你了你居然因为那局监管者是你cp你就放弃队友。
(事后听到这话的幸运儿先生:你弟的局你卖过我们多少次了!?)

【求生者篇】今天也想打队友(3)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见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
3.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时间线即将大幅度跳跃,本篇弟弟桑出现

1.威廉先生修机的速度在正常情况下是最慢的,但是一旦特蕾西小姐叠上了三层恐惧buff那速度连威廉先生都不如。
玛尔塔小姐不触发外在特质的话修机速度一般,但是一旦触发……在没有特蕾西小姐参加的情况下没有人比玛尔塔小姐破译速度要慢。

2.综上所述当我看见四个前锋时连旁听我都放弃了,修机?不存在的。修不动,根本修不动。不如遛监管者,真的。
游戏结束一看结果果然是输了,不过听说这种局一般是娱乐性质的局求生者一般都是本着开心为目的选的大都无所谓。(事后卡诺很后悔就是后话了)

3.游戏结束后威廉先生说那场的监管者和我特别像就是嘴上有个大裂口略毁形象。
……………………
可惜我先前作死受的伤还没好,而且和小姐抢位置总归是不好的。
何况我也抢不过,活着不好吗?(看向玛尔塔小姐的信号枪,想起里奥先生的警告,瞄到艾米丽小姐的针,想到特蕾西小姐与瓦尔莱塔小姐的关系)

4.听他们说连着三场的监管者都是同一个人,我大概还是有机会的。
奈布先生今天没有见到杰克先生心情很不好于是把监管者连着遛了三局,然后仅仅是皮断腿一次,理由是那个监管者有时无法把人放上椅子,最后断腿是因为那局其他人都走了,奈布先生才上的椅子直接飞。
然后没有公主抱的小姐们心情也很低落,该说不愧是全民男神吗?

5.又是连着三局,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表示那位监管者还在那里。说起来这两位因为奈布先生近来一直在和杰克先生打交道而(硬是被换掉了另一位)没有同时上场。
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似乎也有过同样的情况,玛尔塔小姐和威廉先生表示他们三个除非娱乐不然最好不要同时出现在一场里,不然一人上椅后就真的只有一个人开机了,一个机械盲,一个战争后遗症,一个军伍情深,剩下那个一上椅最快的就只有奈布先生了。

6.第八场游戏,希望那位监管者还在那里。这场有我,幸运儿先生,库特先生,奈布先生。
感觉这场游戏过后我们四个中会出现变数(笑)。幸运儿先生是想看看自己最近的欧气如何,有没有机会抽出限定皮肤。库特先生则是想见一下那位如此锲而不舍的监管者。奈布先生……他表示他就不信那哥们儿还在那里,他一定见到杰克先生。

7.“好久不见,my littlebrother。”“是好久不见,my youngbrother。”

8.很遗憾,让奈布先生失望了,这场的监管者依然是他(笑)。
直到游戏结束诺尔仅仅抓到了幸运儿,因为我告诉他奈布先生心情不大好,受到了打击,至少这局不要抓他,然后我告诉了他幸运儿先生的位置。
库特先生嘛……我这一局都没遇到他,没法爆点,不过可以保平。因为我会自愿留下。

9.从弟弟口中得知裘克先生和杰克先生关系也密切时我并不惊讶,不过让我惊讶的是他们的修罗场居然保持至今还维持着原样。为杰克先生点蜡。
不过说起来……诺尔他先前遇到了四个威廉先生对吧。

10.和久别重逢的弟弟聊了很久,知道了不少事情,看来庄园里的惊喜不止是奖金和愿望。
还有包配的找cp。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地都是情缘缘。
不过之后幸运儿先生好像把我卖他的事告诉了班恩先生……希望我的裤子不会被他钩破哈哈。

•这次更新略短啊……

【求生者篇】今天依旧想打队友(2)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见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
3.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1.第二场的监管者是里奥先生,艾米丽小姐没有继续参加游戏,这把是我,克利切先生,艾玛小姐以及弗莱迪先生。
说起来艾玛小姐完全不怕里奥先生,但是克利切先生不知道为什么很怕里奥先生。
我不是指求生者躲避监管者的那种,那是不会出现宛如试图勾搭良家妇女不成反被对方家人抓包一样的表情。

2.好吧,里奥先生全程怼他,而我在里奥先生怼到他第一下的时候就及时冲了过去把他摁在地上治疗。
艾玛小姐在拆椅子,我在救治克利切先生,弗莱迪先生在开电机,开了一个。

3.感谢我来庄园之前多年被打出来的经验,我成功的救出了克利切先生!
……
我收回那句话,里奥先生过了段时间又把他抓上了椅子还自己站在那里守尸连娃娃都不放了。
我还是去帮弗莱迪先生开电机吧。
艾玛小姐依旧在拆椅子。

4.这场有毒,除我外有两位都和他有不愉快的事情,他无视我就去抓弗莱迪先生。
想了想我还是继续开电机,反正就剩下我手上这台了。
艾玛小姐拆完椅子了,她来帮忙真的是快了很多。

5.虽然对女士来说这很失礼,但是为了保平我果断学杰克先生公主抱把她报了起来冲向了大门口。
……
如果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带上艾玛小姐一起走,因为紧接着里奥先生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一个脆脆鲨把我拍倒在地,当时我想着幸好艾玛小姐没有受伤,但是得知艾玛小姐是里奥先生的女儿后我顿时&(%*!#*……
虽然很郁闷但是还是得微笑。
坐上椅子后被里奥先生不停的警告不能对艾玛小姐做什么之类的,我只好和里奥先生表示我喜欢男人并且先前抱艾玛小姐时并不知道您是她的父亲。
感谢上帝,里奥先生没有再说什么。
说实话,如果可以打人,里奥先生绝对是所有人里我最想打的,因为只有他是作为“父亲”。
虽然如果真的动了手被摁在地上锤的那一位肯定是我。

6.那场游戏其实我是第一次上天,上天的感觉还可以……就是螺旋升天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不能直接BOW的一声上天吗?
“上天的感觉并不可怕,对我来说还有些刺激,就是转来转去会很头晕。”玛尔塔小姐这么形容她上天的感觉。
威廉先生表示赞同的同时也有同感,只是除了上天时头晕他也不大喜欢被绑在气球上和被公主抱的感觉。
“不少人都觉得我挣扎的姿势很奇特。”威廉先生很郁闷,“但是我(的设定)就是习惯这样挣扎不行吗?!至于公主抱,我觉得我随时都有可能掉在地上!”
想想杰克先生的身板,好像的确如此呢……

7.说起来因为我抱了艾玛小姐的关系,我是被里奥先生拖着上椅子的。
不过克利切先生和弗莱迪先生比我还惨一些,他们是脸着地被拖过去的。以至于瑟维先生现在在帮克利切先生上药,而弗莱迪先生则拿着药让我帮他在脸上上个药。
话说他被这么一拖我想到了弗莱迪先生的那套旧装以及他那套黑人皮肤装的结合体差点忍不住笑场。

8.本着“总算和队友融洽一点,是该详细了解一下大家”这个想法,下一场我没参加。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好了解的,毕竟都自我介绍过了。
要说了解其实就是知道一下确定关系的有哪几对以及别的些什么。例如前锋威廉先生和空军玛尔塔小姐还有佣兵奈布先生,这三位都可以去遛监管者。
据特蕾西小姐讲述,有一局监管者是裘克先生,玛尔塔小姐一枪过去强救椅子上的她,然后下椅子后她又被追了,接着威廉先生冲过来把裘克先生数次怼上墙并且遛他持续两分半钟……
话说回来为什么威廉先生这么厉害出场率好像却不高?
奈布:因为颜值。
我:……这个看脸的世界(笑)

9.听说特蕾西小姐比较胆小,但是她开机很快,还可以自己和自己的机械娃娃双开,但是看到队友受伤会受到惊吓导致速度降低…
第三场我是旁听的,就是想看看队友的行动这样我好配合他们,毕竟我觉得让别人配合我不如我去配合别人。话说这局的监管者瓦尔莱塔小姐全程都没有抓过特蕾西小姐,甚至最后还放她跑了地窖,感觉有点像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奈布先生和杰克先生……
哦,原来是这样。

10.库特先生的格列佛游记被称为“欺骗自我书”,其实……只要不在医院还是比较OK的。
顺提原谅我实在忍不住了,让我稍微笑一会。
海伦娜小姐无意间翻开了库特先生的格列佛游记结果她的盲杖变小了,要么是游戏外的bug,要么就是海伦娜小姐的本体其实是盲杖。好在倒计时结束后盲杖就恢复了原本的大小。
话说这么推理的话那么律师先生的本体其实是活点地图,克利切先生其实是手电筒成精,瑟维先生的本体是魔术棒,威廉先生是橄榄球怪……
感觉要被打了是不是我的错觉?
……………………
玛尔塔小姐请放下你的枪,克利切先生请不要作出要打人的姿势,威廉先生请不要放下你的橄榄球……先生们女士们恕在下失礼了明天再见!
dongx3!!!(威廉先生撞的)
bang!(玛尔塔小姐的信号弹)
tong!(克利切先生追我追到花园时被我回身一脚踢进草丛里)dong(威廉先生第四次冲过来,我避开,然后威廉先生撞上了刚刚起身的克利切先生)咔啦咔啦(我趁他俩还没起身赶紧离开花园把门锁了)

•大概哥哥篇的3弟弟就会出现了hhh

【求生者篇】今天依旧想打队友(1)

1.私设求生者小哥为第一视角,为监管者篇的求生者视角√设定在个人主页
2.求生者篇主cp为园医,欺诈组以及前锋x空军(话说他俩怎么简称),少量鹿幸且部分提及修罗场(主要提及佣兵和杰克)及蛛机
3.时间线不是平行世界。顺提不会打上裘杰的tag,请注意

1.各位先生们女士们,贵安,在下是一位执事,名为卡诺•爱德华,来到庄园的目的是为了找寻失踪弟弟的线索。
然而以上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刚来就感受到了敌意!

2.先是试图询问看起来很和善的艾米丽小姐,然后刚准备问,艾玛小姐就把她带走了留下我一个人风中凌乱。
我:???
小姐们,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3.我是一位执事,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队友看起来都gay里gay气的,异性恋,百合的,搞基的,都有。
据说监管者那里也是一对百合一对基而且那对基还是个修罗场。
Q→J←N

4.最后稍微缓和点我和队友中间误会的是三场游戏。
第一场游戏,我,奈布先生,园丁小姐,护士小姐。监管者是杰克先生。
奈布先生表示监管者由他来引开,这样的话就是我和两位小姐开机……

5.收回前言,最后是我一个人开机。
奈布先生去找监管者了,两位小姐经过一番讨论不约而同的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
我当时想的是她们应该是去别的地方找电机了,结果我万万没想到没一会儿就看到她们躺了。
虽然很郁闷但还是得微笑。

6.过去一看她们是在等公主抱我就默默的离开了。
救了没用,不如摸机。
……不对,为什么又多了个监管者?
裘克先生怎么来了?还打算帮杰克先生把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放上椅子?

7.看情况似乎是裘克先生帮杰克先生把人放上椅子,杰克先生虽然很不爽但并没有直接制止。
虽然看不清楚裘克先生的表情不过应该会很……狰狞吧?
然后奈布先生去强行把艾米丽小姐救了下来,我则趁机去把艾玛小姐摸了起来。

8.这场到底是输了,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为了公主抱回去了,奈布先生…因为皮断了腿而上了天。
我会说是因为我的debuff让他估计错误了自己当前的数值吗?
祝他下次继续皮断腿,不了解队友的负面buff是致命的,谢谢(笑)
(事后卡诺看到被杰克悉心安慰的奈布仿佛明白了什么,奈布似乎是故意的……)

9.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但是他好像还对艾玛小姐有所好感。因此看在是我把艾玛小姐摸起来的份上他告诉我感觉被针对了的原因:因为有个监管者和我很像,他们以为是庄园主抽了啥风把那位监管者丢了过来体验一把求生者。

10.嗯…虽然想确定是不是弟弟,但是距离下一场还有些时间,可以好好想想。
路过花园,艾米丽小姐和艾玛小姐在卿卿我我。
路过餐厅,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在谈论我听不懂的事情。
路过主厅,看见玛尔塔小姐和威廉先生在秀恩爱。
来到等待大厅,看见奈布先生和杰克先生在聊天,班恩先生和幸运儿先生在亲热,特蕾西小姐在检查蜘蛛小姐的机械义肢。
想打队友,更想亲爱的弟弟……

•时间线于监管者篇3,大概到求生者篇的3弟弟桑才会出场hhhh

【监管者篇】今天依旧在吃狗粮(4)

1.私设监管者小哥第一人称视角,设定在个人主页√求生者小哥已出场将准备开始更新求生者篇√
2.段子体,裘杰/佣杰修罗场,含少量鹿幸
3.求生者的cp就算有也不会打tag所以请注意

1.哥哥来了,开心。
“喂,你小子已经旁听多少场了?”这场的监管者是裘克先生,我记得上上场也是他来着,我说凡是我哥上场的我都旁听了。
我没告诉他今天这一天奈布先生都打算教导我哥如何皮(or皮断腿)监管者。

2.果不其然裘克先生一看见奈布先生又像上上场那样果断抛下正在追的特蕾西小姐直接跑去追他。不一会儿奈布先生就在火力全开的裘克先生手下被砍了一刀,然后裘克先生擦好刀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去补刀…
!?!?!?

3.卧槽我特么没看错吧哥哥他居然直接冲上去治疗奈布先生?!卧槽哥哥居然硬扛裘克先生的火箭治疗好了奈布先生?!卧槽奈布先生满血了卧槽还有增益buff?!卧槽跑的好快?!
好在到结束裘克先生还是保了个平,最后离开的只有我哥和奈布先生两个求生者,剩下两个都被裘克先生一刀斩带走了。
然后,奈布•撒贝达先生,我需要一个解释。
虽然在那之前我需要缝一下我的嘴。

4.嘴缝好后我一脸阴沉的跟杰克先生说:“奈布先生这几天好像太寂寞了,数次皮断腿了都找我哥治疗请您务必管一管他。”

5.隔天旁听我哥场次时奈布先生和杰克先生来了一场惊险刺激的你追我赶。
我哥和剩下三名求生者都是在电门通电门还没开时被杰克先生一刀斩干掉的。
奈布先生“很幸运”的留到了最后。
之后的情况我不清楚,我去找我哥了。
但是游戏结束后奈布先生身上多了不少淤青。
而杰克先生则是腰部酸痛,据他说是公主抱太频繁导致的。(根据裘克先生的表情判定肯定是奈布先生做了什么)

6.说起来我也需要跟我哥好好聊聊。
特蕾西小姐说我现在的表情很可怖,就像看见弗莱迪先生的里奥先生一样。
???这是什么比喻???
“那就是看见和杰克在一起的奈布时的裘克,或者看见和杰克在一起的裘克时的奈布。”艾米丽小姐这么跟我解释。

7.有点乱,隔天上场正好哥哥在,决定把哥哥留下其他人随意。
………………
我去特么的,克利切先生和瑟维先生原来这么皮的吗?遛的我特么才注意到他们已经开了五台电机准备跑了!
(克利切:因为之前都被佣兵抢走了风头。)

8.感谢上帝我哥没走,用下一次放艾米丽小姐和她走为条件,我开着加速从艾玛小姐那里(跪求才)知道了昨晚我哥一直在纠结找不找我解释这个问题。以至于他纠结了一晚上没睡好觉。
最后我在柜子里找到了他,他睡着了。

9.哥哥的解释是奈布先生知道他那场裘克先生要出场,所以找他商量那场专门奶他,专气裘克。
“然后报酬是协助我说服瓦尔莱塔小姐帮忙做两套衣服并且他掏钱购买。”

10.下一场旁听我看见我哥的裤子被班恩先生钩破后,我拎着铁棍就跑去一棍敲晕准备伺机救我哥的幸运儿先生。
mmp,钩就钩呗,这么爱钩破裤子我决定送班恩先生的伴侣一件女装。
哎?为啥他要救我哥我还阻止?很简单因为我想更快见到我哥。
那一场,我哥是唯一一个上天的,其他都跑了,至于幸运儿先生,我一棍把他敲晕后等我哥上天,其他两个都走后立刻把他扔进了地窖。

•试图玩幸运儿女仆装的梗但是实在想不到怎么给他们衣服所以干脆设定是瓦尔莱塔小姐卖给他们的吧hhh……

【监管者篇】今天依旧在吃狗粮(3)

1.私设监管者小哥第一人称视角,设定在个人主页√本篇开始私设求生者小哥开始出现,设定和监管者小哥放一起了
2.段子体,裘杰/佣杰修罗场,含少量鹿幸,或许会出现微量蛛机
3.求生者的cp就算有也不会打tag所以请注意

1.听说海伦娜小姐之后又来了个求生者,是个性格温和的年轻人,不过和我没关系,我只想要我哥哥。
听到我自言自语的班恩先生问我是不是脑袋被之前幸运儿先生和奈布先生打昏了头居然(在这篇欢乐的文里)说出这么……那啥的话。
#还不是你们一个个都有对象了就我特么吃狗粮吃的最多#
#然而不能说,郁闷.jpg#

2.距上次过后的第三天杰克先生总算是能出门上工了,这三天杰克先生的场次都特么是我去的,那些小姐怨念的视线快把我燃烧起来了!今天这场裘克先生担心奈布先生吃杰克先生豆腐于是嘴上说着“伪绅士你可不要被遛一整局忘记抓别人导致杀零放四”这样的话一边跟着去旁听他的游戏。
MD,说这话之前请把您放在杰克先生腰间的手拿开。
话说不知道为什么杰克先生回来后看我的眼神有点怪(裘克先生很明显吃醋,那场肯定有奈布先生在),但是鉴于我看到裘克先生是把杰克先生抱回来的,猜测他们可能是想做些什么或者已经做了什么还要做些什么,于是不等杰克先生开口叫我我就先告辞离开了离开前还给了裘克先生一管润滑剂。
#裘克先生我就帮你到这里了#
#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
#好像听到杰克先生叫我别走的声音肯定是错觉#

3.里奥先生结束他的那场游戏后进门直接问我今天是不是去旁听他的游戏了,我一脸的懵逼直接表示没有,明明我一直蹲在裘杰的门外偷听(x)不久前才下楼怎么会去旁听他的游戏?
“今天遇到个和你一样的求生者,以前没见过,应该是新的求生者。”结束游戏的里奥先生比划着,“听艾玛说,他是一位执事。”
?!?!?!?!

4.幸福来的太突然,仿佛明白了什么!
“瓦尔莱塔小姐!!请允许我替你的班可以吗!?”“额……她刚刚出去上工。”

5.瓦尔莱塔小姐回来后没有任何表示,大概是没有遇到那位执事,但是她直接就问我是不是有个双胞胎兄弟。
“特蕾西告诉我的。”瓦尔莱塔小姐笑着跟我解释,“因为他的debuff有些奇怪,居然叫什么两面派。”
感谢特蕾西小姐!让我爆炸一会儿!!
话说特蕾西小姐和瓦尔莱塔小姐关系真好这种情报都能交流……

6.终于到我上场后我却陷入了沉默,不是因为没有新人,而是我这把不仅没有新人,阵容还是四个带着橄榄球威廉先生。
我可去TMD。
艰难的赢了后简直是腰酸腿疼背抽筋。
我想哥哥。

7.为了遇见那位执事我自告奋勇换了隔天杰克先生和班恩先生的所有班,就算要被小姐们烧死被奈布先生敲死被幸运儿用空军的枪打爆我也要替班x2!
第一场,没有。
第二场,没有。
第三场,没有。
第四场,没有。
……………………
第八场,没…不对,终于有了!!

8.“好久不见,my littlebrother。”“是好久不见,my youngbrother。”

9.那场游戏,到最后我就抓了两个人,一个幸运儿,一个哥哥。
哥哥:“艾玛小姐和艾米丽小姐的关系很好呢(笑),虽然里奥先生可能会不高兴,但是艾玛小姐心意已决,他又能怎么拆散她们呢?”
跟哥哥说了当监管者时发生的事并交流了下哥哥在求生者那边发生的事后,我发现哥哥笑的更灿烂了。
“也就是说裘克先生相当不喜欢绅士是吗?除了杰克先生这个例外。”“大概吧,看他们的日常就是互怼然后滚上床分明就是以吵架为情趣嘛。”“那我这边的奈布先生大概就是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极致飞了你吧?”“感觉庄园一点也不严肃是我的错觉吗。”“不是,这文是逗比风的严肃是不可能的。”

10.和哥哥聊了很长时间,但鉴于时间有限我当晚和哥哥去了求生者住的地方准备继续聊。
到了后我有点懵逼。
EXM原来瑟维先生和克利切先生是有一腿的?原来特蕾西小姐和瓦尔莱塔小姐是百合组?艾玛小姐和艾米莉小姐的事我有了准备,奈布先生和杰克先生的事我是知情的,但是弗莱迪先生你……?
弗莱迪先生:“嘘,小声点,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
(监管者宿舍,里奥打了个喷嚏,艾玛关心的询问需不需要来一针)
————————————————
番外
诺尔跟卡诺交流过后,隔天各个求生者或监管者遭遇了一系列神奇的事情。
监管者这边,例如里奥,他那天上工的所有场次都是四个园丁;例如杰克,他那天上工的所有场次都是四个小姐姐并且全部跟他要公主抱上椅子;例如裘克,他的火箭被拆了现在还在修导致他的场次全部被替班。
求生者这边,奈布发现他的裤子全被偷了换成了杰克的衣服——后来得知他的裤子被放到了杰克的衣柜里,于是他被裘杰混合双打;幸运儿这边,班恩不知道吃了哪门子的错药导致他现在都没下来床;而空军,她连着三天开枪都发现子弹被换成了小型的橡胶靶子,前锋则非常冤枉的发现他的房间某柜子里出现了大量橡胶靶子和那些空军失踪的信号弹……
卡诺(温柔笑):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
诺尔(看哥哥):那天你治疗的特蕾西小姐我拆了她所有的傀儡。
↑以上两个罪魁祸首并未被发现,但某天被发现后,受害人联合起来把两兄弟在三个地图连着追了18圈且此时间长达一星期……想起了那些年,逃亡的那些日子。

•卡诺不是腹黑,他只是弟控hhh弟控过了头就成了无脑护犊子hhh平时这孩子还是很善良的前提是不牵扯他弟hhh
•诺尔年下攻,真的,他是年下攻。
•求生者篇可以开启,园医和欺诈组加上前空已确定√律师……恕我直言我不大想让他找cp单身不好吗hhhh

【监管者篇】今天依旧在吃狗粮(2)

1.私设监管者小哥第一人称视角,设定在个人主页√(小哥也有私设求生者的cp大概不知道第几篇后会出求生者篇)
2.段子体,裘杰/佣杰修罗场,含少量鹿幸
3.求生者的cp就算有也不会打tag所以请注意

1.作为同僚我本以为他们不会对我的裂口提意见看来是我想太多了,里奥先生担心我吓到艾玛,班恩先生担心我浪费粮食,杰克先生觉得这不礼貌,瓦尔莱塔小姐担心我弄脏毯子,裘克先生……
哦,裘克先生是意料之中的。
话说大家戴上面具后都挺吓人的为毛就跟我提意见?
瓦尔莱塔小姐表示那是因为求生者见他们都见惯了,再说他们也不是没见过监管者面具下的样子。

2.我诺尔•爱德华今天就要在同僚发飙的边缘试探!
恰好今天我上工的那一场就有艾玛小姐在,于是我第一个就追着她开了技能并且把她送上了天。
当然游戏结束之后被里奥先生追着在军工厂跑了八圈那是后话。

3.我第二件做的作死的事是把裘克先生的火箭涂成五颜六色的,顺便还给他的火箭做了点“小小的”改装。
于是裘克先生那场时如果不是我没法大笑并且不在场,估计已经和威廉一样笑成zz了。
当然,被火箭怼上天就是后话了。
虽然准确的来说我是被裘克先生炸上天的。

4.我停下作死的手了吗?显然没有,我的下一个目标是班恩先生的钩子。我往他的钩子上涂满了520强力胶。
通过愤怒的奈布先生和愤怒的班恩先生以及努力憋笑的杰克先生的表情来判断我的计划很成功。
班恩先生的钩子粘在奈布先生的裤子上这确实是很让人想笑,尤其是后者为了不把裤子弄破还得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

5.裘克先生看到后直接表现出一副辛灾乐祸的样子和佣兵拌起了嘴,然后因为嘴遁功夫不够败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奈布先生身上。
“在下还有事情,先走一步。”杰克先生见奈布获得口遁的胜利立马变了脸色准备离开。
我有点迷,不太懂。
然后裘克一气之下他无视杰克先生危险的手刀直接带走了杰克先生。
我看到杰克先生一脸的无语,以及脸色瞬间变差试图挣扎下来的奈布先生。

6.奈布先生最后还是下来了,代价是他的裤子,好在那条裤子最后由瓦尔莱塔小姐补好了。
由于我在看到杰克先生被抗走时就准备跑路了,所以离开前三秒看到了只穿内裤的奈布先生去追裘克先生的情景。
联系当晚杰克先生没有下来他的晚餐是奈布先生和裘克先生带上去的我知道今晚我们肯定见不到他了。

7.捉弄瓦尔莱塔小姐?不必了,我刚来的第一天就因为和裘克先生起了冲突和裘克先生一起被封到了茧里。鉴于我是新来的所以瓦尔莱塔小姐了解了详情就把我放下来了,但我不想体验第二次脑充血的感觉。

8.我入庄园的第一天遇见的第一个监管者就是裘克先生,或许是因为当时我因为bug闯入了他的游戏而使他把我当成了求生者,我遭到了攻击。
那个火箭冲刺使我印象深刻,MD,晚一点闪开我就要成为第一个刚入职第一天就因为被未来同僚打残的监管者而被扫地出门的人了。

9.杰克先生还在床上,对伤员出手是不礼貌的行为,何况我实在没那个本事在奈布先生和裘克先生的眼皮子底下作死。

10.班恩先生似乎忘了我在他钩子上涂胶水的事情,但是当我第二天遇上奈布先生被板子砸的头都快飞了被幸运儿先生摸到的枪打的头都大了的时候我仿佛懂了什么。
那件事牵扯的不止是班恩先生,还有奈布先生的裤子,并且班恩先生他是有对象的,班恩先生忘了,他记得。
MD,今天还是在想哥哥。

•真的很怕蜘蛛,尤其是拜访动作的蜘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