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喀琉斯的红围巾

以令咒之名,アキレウス,_穿上花嫁嫁給我!喀戎老师请务必祝福我们两个!(天蝎一射警告)

【黑弓赤骑】未命名档案(2)

*灵异par,有超能力设定,中篇

*恐怖解密,决定等把文写完了再去码成文字冒险类x

*人物状态会有所变动,因此每篇结束都有


师生二人就这样径直前往楼梯间,一路上除了带着回声的脚步声以外就只有两人的呼吸声。

喀戎低头看阿喀琉斯的时候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些不安,‘是因为眼睛还没有适应黑暗吧’,这样想着,于是稍加用力的握住了少年的手。不安的少年被信任的老师握紧了手后稍微有了些许安慰,他看不清这里的情况,并为此感到不安,但不知为何他能明确的感受到令自己最不安的并不全是因为黑暗,而是因为别的什么东西。但这兴许是他的错觉,因为当他慢慢适应周边的黑暗后便很快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的感觉抛在了脑后。


位于走廊尽头楼梯间的卷帘门锁着,发现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办法打开这道锁时,喀戎有了新的猜测。虽然这个猜测就现在来说并没有空间系的超能力者能够做得到。

但是考虑到超能力者并不算少,或许也有开发出了新能力的超能力者没有汇报自己的能力。尽管对这个空间所知的信息并不算多,喀戎依然能大胆的猜测这个空间是空间系超能力者的杰作。


但是在印证这个猜测之前,得先找到钥匙才可以,而找到钥匙就是能否开始印证的第一步。这一层只有三间房,他们先是一起回到了院长室四处翻找钥匙,但是翻到最后,仅仅是可以推测这一层根据什么地方造出来的异空间,除此之外并没有别的收获。除非这里和一些恐怖游戏里的惯有的套路一样有隐藏房间。


来到另外两扇门的面前,喀戎正准备走向药房时,阿喀琉斯突然松开了喀戎的手提议:“老师,要不我们分开找钥匙吧?”“不行,这里很危险。”喀戎拒绝的干脆利落然后再次伸出了手,“你刚刚才答应过我不可以随便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如果是往常,遭到喀戎这么干脆拒绝的阿喀琉斯会很失落的同时依然会选择妥协。但是这一次,他很固执的摇摇头拒绝握住喀戎的手:“如果老师同意的话那就不是随便离开了,既然老师说这里很危险,那么分开找钥匙就是最好最快的选择了吧?”十二岁的学生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焦糖色的双眼十分坚定的注视着喀戎翡翠色的双眼。短暂的沉默之后,喀戎选择了让步,这两间房只隔了一堵墙的距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一有危险,立刻大声叫我。”

“如果六分钟内没有找到钥匙,不管是否搜查完房间,都立刻出来找我。”

“还有,如果在房间内看到了奇怪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不要轻易靠近,如果是人连搭话都不可以。”

“答应这三个条件我就同意在确保你一个人去另一个房间单独行动。以及,绝对,不允许让自己受伤。”

喀戎并没有带阿喀琉斯去那个满是血迹的楼梯间见证这个地方有多危险,他不打算通过那种方式让阿喀琉斯知晓这里潜在的危险留下心理阴影。


“知道了,如果一有危险,就会立刻叫喀戎老师。”

“我保证,六分钟内无论找没找到钥匙都会在这里等着老师。”

“也绝对不会擅自行动的!如果不遵守约定我就是小狗!”

“但是要注意安全的不止是我!老师也必须注意安全!拉勾勾,一百年过了也不许变!”

得到喀戎应允的阿喀琉斯双眼闪闪发光的带着一如既往天真的笑容,再三答应绝对会遵守和老师的约定,并且主动伸出了手要和喀戎拉勾勾。

“一定会遵守约定。”

喀戎和阿喀琉斯拉完勾之后,独自走向了右边房间握住了门把手。

而阿喀琉斯则走向了左边的房间,在喀戎的注视下踮起脚尖打开门走了进去。

🥕

🥕

🥕

【分支】(第一人称注意,时间同步)

喀戎视角——

阿喀琉斯非常的依赖我。

如果放在平时,我会很高兴的摸着他的头夸他长大了,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提出想要分开行动这个要求我只会觉得不安。

虽然我注视着阿喀琉斯进入房间之后才进入了这间标注着“药房”的房间,我能看到的范围里似乎并没有什么血迹,但是在我看不到的死角或许还存在着什么。

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他,我定是不会再反悔的。

这间药房和我记忆中的那间一模一样,如果说院长室是因为实在是破损的过于严重而没有认出来,那么这间药房就是因为连破损的地方都一模一样才被认了出来。


作为异空间的一部分被制造了出来。


既然这样,根据记忆来找的话…钥匙作为贵重物品应该是放在房间最里面的柜子里面。如果顺利的话想必不仅可以验证“这个地方是某个熟识那所医院的空间系超能力者的能力构建出来的异空间”这个猜测,还可以尽快在确定安全的情况下让阿喀琉斯赶快回来。

在康复之前,那个孩子绝对不能受一丁点儿伤害。

轻车熟路的绕过沿路破损的地方来到了药房最里面的柜子前,打开柜门的时候,柜门因为破损过度发出了极其刺耳的声音。钥匙果然在这里……但是,背后似乎出现了什么东西!


“━━━■■!!━■■━!!!”


在转身后跳开来撤离柜子前的时候借力狠狠给了冲过来的‘人’一拳,一个包裹在黑雾里的畸形的怪物被狠狠地打到了柜子上,发出极其巨大的声响。

趁着它站起来的时候我和它拉远了距离,并召出了我的弓。

一边拉着弓,一边仔细打量这个怪物,除了速度变慢了以外并没有收到什么伤害,物理攻击似乎只能打断它的行动,那么用超能力的弓箭的话——伴随着它凄惨的嘶吼,它的头部被箭钉到了柜子上。随着激烈的挣扎,没过一会儿便抽搐着化作一阵黑烟消失了。

留下了一朵发着微光的矢车菊…拿在手上时明显感觉到能够增强超能力。

战斗力并不怎么样,物理攻击没有效果只能暂时打断它的行动,是因为一些原因而苏醒的怨灵没有错。但这再次证实了我的猜测,这里毫无疑问是空间系超能力者构筑的异空间。

“抱歉了啊,但是无论如何我都得带着那个孩子离开这里。”

🥕

🥕

阿喀琉斯视角——

我承认自己非常依赖喀戎老师。

但有些时候也会想要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老师静心呵护的易碎品。

我相信老师的判断,但是我依然想证明自己不是一直需要老师庇护的孩子。

虽说老师只给了六分钟的时间探索这个房间有没有钥匙,但就刺激的程度这可比班里组织的那些所谓的试胆大赛有意思多了。

不远处有一个看不清身影的人,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是我仅仅是看到他便不知为何有种非常厌恶的感觉,真是奇怪。

这个仓库比我想象中的要小的多,货柜上多数是空空的纸箱之类的,再高一点的根本没摆东西……虽然安全但是未免太扫兴了。

在我探索完仓库准备离开时把注意力再次放到了那个黑影身上,他依然没有看到我的样子。出于老师的叮嘱我并没有上前搭话的打算。

……真是奇怪的人。


————状态更新————

人物状态

喀戎【二十六岁】

血统极为纯正的不死者

超能力:未来视(常态技能,能够直接看破隐藏的真身或者对方的弱点)

天蝎一射(和fgo表现形式一样但是使用方法更为灵活,而且等待蓄力的其他时间也能以魔力作为弓和箭进行强力的攻击)

空间类(继承自父亲的对空间类的掌控能力,因为适应性一般所以很少使用)

【起名废不会起名字x其他能力以后再更新】

在各个领域皆有很大贡献的年轻的学者,目前是一所学院的高级资深教师(目前在研究空间类超能力有关制造异空间的方面)

持有道具:矢车菊(光是看着就可以让人的心情平复下来,并且可以增强持有者的超能力)

楼梯间的钥匙(位于从七楼通往六楼的楼梯间的钥匙)


阿喀琉斯【十二岁】

因为母亲的祝福而获得了接近血统纯正不死者的不死性

已确定拥有超能力,但都不可控【前期主喊666】

被父亲托付给喀戎照顾的小学生,因为某种原因需要定期去医院检查

依赖着老师的,但对老师把自己当易碎品看待(自认为)非常的不甘心所以在一些时候会想要证明自己不需要像易碎品一样那样护着

————————————————

【望天】 加入语C越久越有种除了ymgg,大家都是大佬的感觉x


【黑弓赤骑】禁忌

*本来想七夕发糖,最后还是变成了发刀,八百年没发刀只会这么拙劣的锈刀真是抱歉了(扶额)一如既往起名废

*语C除了遇上ymgg以外,梗是真的多,阿喀的第一人称。以及是现代par,时间混乱所以不要在意为啥b叔伊阿宋和阿喀一个时间轴x

*语C持续磨皮状态,ooc战士试图拯救自己

*是黑弓赤骑,真的是黑弓赤骑

歌词:音ひとつしない市街地で忌々しい不祥を呪うのさ【在悄无声息的街道诅咒禁忌的不祥】


给喀戎老师的第一次告白是在七夕节。

是来自东方的同班同学告知我的节日。七夕是什么节日?我当时疑惑不解的询问他,东方的节日太多太繁琐了,我并不想刻意去记,何况即使是自己国家的节日我也不会刻意去记它的具体日期,每一次要过节了大街小巷都会有极其明显的揽客用的招牌。

然而时隔多年我已经不记得当时他到底是怎么解释的了。只记得那天是我被怂恿着,把七夕当成了情人节一样的节日跟喀戎老师表白。

然后当时理所当然的被拒绝了,理由是我还没有毕业,还没有可以真正承担起责任的能力。


第二次告白时,阴差阳错的也在七夕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告白的日子都是在七夕这一天,大概是因为对第一次的事情有些印象。这一年我已经毕业了,也有了可以承担起责任的能力,所以我理所当然的再一次去表白。

那一天老师答应了我的告白。之后的事情就顺理成章的,像一对情侣一样上街约会了。虽然之前也一直是一起上街买东西没有错。

但是心态上的差距是不能弥补的,还有只有情侣能做的事情之前也不能。

现在不仅是以养父、老师的身份与我在一起,还有伴侣的身份。


是的,养父。 从幼时起,从有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和喀戎老师在一起生活了。听老师说父亲是黑道上的人,因为担心我被牵连到才送到了他这里,但是现在的我对亲生父亲的印象已经寡淡如水了。已经远走他乡的母亲偶尔会抽空回来看一看我,虽然现在也已经很少见到她了。也就是喀戎作为我的老师的同时也是我真正父亲一般的养父。

我由衷的敬爱着我的养父、我的老师,但于此同时我也深爱着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的这种感情,也知道这从他人的角度来讲,是错误的,是禁忌的,是会被诅咒的感情。但那又如何? 我不会违背自己的本心,因为那种事情而否定自己的感情我做不到。何况老师答应我的那天起便不再是我一人背负着那种诅咒。


不知多久后的七夕节,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我不相信什么禁忌的诅咒,不相信什么禁断的爱情会带来诅咒,更不相信那所谓的神的惩罚。

但那一天的确是噩耗连连到了一种仿佛被诅咒了一样的程度。

首先是老师突然出了事故,具体是什么原因完全不清楚,只知道是“所谓”的事故。

老师出事故之后,直到随着医生进到手术室。我也只能在那里站着,在医院的手术室前焦急的等待着红灯消失。

最后连这个小小的要求也不能做到。因为还未等到老师出来,我几乎毫无印象的父亲便找到了我,让我一定要现在回去——因为他本就是为了我的安全才把我寄养在老师这里,现在喀戎出事了自然不能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医药费交给他,但是前提是我现在就跟他回去。

我并不想走,但是老师治疗所需要的巨额费用的确不是我能拿的出手的,即使目前能联系上的所有同门目前也没有办法立刻支付着无异于天文数字的费用。

最终我还是没能等到老师从手术室出来就先行离开了。


…………


过了很多年后的现在,帕特洛克罗斯已经因为一场对手计划的飞机失事死亡, 而喀戎老师依然在医院处于深度昏迷状态。

我们这些老师的学生如今也有了可以回报的能力。

阿斯克勒庇俄斯作为主治医师依然在医院绞尽脑汁想办法让老师醒过来,已是医学界最年轻最有声望的他称医学上的事都交给他。赫拉克罗斯每年会回来看望他一次,虽然很快又必须坐飞机去完成部队布置的新的任务,但是他丰厚的赏金以及某些不方便使用电子设备但却有着相似情况的医学资料也起了很大的帮助。伊阿宋现在在政治界混的风生水起,距离政治界第一把交椅的距离也已经不远了,同时那巨额的治疗费他也会分担一些。


……而作为老师伴侣的我现在却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过去看老师的情况,无论是送礼还是搜集资料、支付医药费都不能靠近甚至不能留下任何把柄。若是让对手抓到了自己的弱点,永远不知道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会怎么样。我也是理解了这一点之后才明白父亲为何把我托付给老师。

现在,我也站在了黑道上的风口浪尖,黑色地带里想找我麻烦要我命的人数不胜数,而杀不了当事人就杀身边的人也是他们常用的手段,比如帕特洛克罗斯,也比如,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查出了当年老师的事不是事故而是算计好的阴谋。

反正不论是哪一个我都不会放过,哪怕此身最后会堕入地狱也无妨。


那么,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委托阿斯克勒庇俄斯帮我把选好的矢车菊带给老师吧。 等报完仇了之后,一切就都结束了。


                                                    【END】

——————————————————

别问我为什么一口一个七夕和七夕过不去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才说是锈了的刀(扶额)

来一句题外话,其实第二次七夕是逛街逛着逛着最后还是进旅馆上床了,黑弓赤骑。


【黑弓赤骑】未命名档案(1)

*灵异par,恐解,超能力设定,中篇

*恐怖解密,决定等把文写完了再去码成文字冒险类x

*人物状态会有所变动,因此每篇结束都有

*非常感谢  @寒天星 的合作,有很多地方都多亏了他的帮忙√


——如果是为了那个孩子的话

就请让我代替他吧

实际上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总之,不要把我的事告诉他。


——知道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


……是谁的声音?好熟悉…但,想不起来。


——「不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这些杀害■■■■的凶手,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次换成了话语里充满憎恨的男人震怒的声音,很耳熟的感觉。


一边从混沌中取回仿佛不属于自己的意识,一边慢慢的从冰冷的地板上爬起来。“那个梦有些诡异,但又有些熟悉…”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埃,待站稳之后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


这里好像是什么地方的顶楼,还是已经废弃了很久的那种。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想不起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想不起这里是什么地方,要说绑架的话连条绳子都没有未免太放心了吧。

何况绑架的还是拥有超能力的人。

喀戎这么想着,试着召唤自己的弓——没有任何阻碍的就召唤了出来,绑架也可以排除了,那么自己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这样的未来,从来没有看到过。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收起自己的弓,“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吧,”喀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看现在的时间应该很晚了,不知道阿喀琉斯从医院检查完毕后有没有好好的自己回到家里。”


阿喀琉斯是朋友佩琉斯的儿子,自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就被佩琉斯委托给他照顾,喀戎算是他的养父,也是他的老师。因为一些原因必须定期去医院检查身体状况,但是阿喀琉斯总是会想方设法的逃避。具体理由他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不是必须拜托人家治病,喀戎其实并不是很想把阿喀琉斯一个人留在检查室里。


进入楼梯间之后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让喀戎皱起了眉头,即使楼梯间因为断电的关系伸手不见五指,但因为不死性体质的关系他的视力远超过普通人,他能清楚的看见大片大片干涸的血迹涂抹在墙上,以及他刚刚打开的门的背后极其渗人的血手印。

喀戎皱着眉头掩住口鼻快步到达了下一层,这个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难不成是卷入了什么无差别攻击的事件吗。


但不管是哪个一个,此地绝对不宜久留。


用力把已经锈掉了的卷帘门推了上去,刺耳的声音伴随着回声回荡在这一楼层中。在看到了院长室的门时,下意识的看向另一边的玻璃,透过已经残破不堪沾满灰尘的钢化玻璃往里看——多亏了不死体质的能力,即使沾满灰尘视力依然5.0,他清楚的看见本不应出现在这里的绿发少年躺倒在院长室的椅子上,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倒了。

喀戎立刻打开门冲了进去,小心翼翼的把瘫在椅子上的学生扶了起来之后准备立刻确定他的状况如何。如果受伤了的话…

“唔…喀戎…老师?”被扶起来的学生似乎只是进入了浅眠,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似乎没有什么大碍。喀戎在心里舒了一口气,然后面色严肃的询问道:“阿喀琉斯,你还记得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刚刚清醒尚且迷茫的孩童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回答:“我也不太清楚,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自己在干什么都不记得。”“…不管怎么说,现在你没事就好。跟紧我,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这个地方很危险,虽然这一层没有像楼梯间一样到处都是血迹,但也给人了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唔…?老师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虽然没有理解,但是阿喀琉斯依然牵上了喀戎的手,“为什么要赶紧离开这里呢?”“我也不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这里确实很危险所以必须赶紧离开。”喀戎拉着阿喀琉斯的手,很严肃的跟阿喀琉斯说,“跟紧我,绝对不要不经允许随便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阿喀琉斯不明白喀戎为什么这么认真,但是既然是老师,那么绝对不会骗他。这个地方其实很眼熟,但他也和喀戎一样想不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不,与其说想不起来,不如说不知道为什么,他不仅想不起来,也说不出口这个地方可能是哪里的地名,甚至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告诉喀戎。

“我知道了,绝对不会随便离开老师的视线范围。”

他所能做的也只有答应老师的要求。


——————————————————

人物状态

喀戎【二十六岁】

血统极为纯正的不死者

已确定拥有超能力,可以熟练运用

在各个领域皆有很大贡献的年轻的学者,目前是一所学院的高级资深教师


阿喀琉斯【十二岁】

因为母亲的祝福而获得了接近血统纯正不死者的不死性

已确定拥有超能力,但都不可控

被父亲托付给喀戎照顾的小学生,因为某种原因需要定期去医院检查


【阿喀个人】各类阿喀琉斯总列

*满脑子骚操作,但是文笔差的一批

*试图七夕在lofter 发刀

*总之先把自己脑内相好的各类阿喀列一下,算是整理√

*关于cp,有cp就是黑弓赤骑,少量咕哒阿喀,赫克阿喀,或者帕特阿喀。总而言之就是右位阿喀√


幼 阿喀琉斯

①FA的幼阿喀,和成年体性格对比没有差异,在外表方面更天真一些(但是天真的程度还是一样的x没区别)


②(脑内妄想)if线,和武藏小姐一样的漂流者,完成了忒提斯愿望成为了真正的神,和原本线上的自己相比差一匹凡马。生者。

*对于这个②的幼阿喀我很想发刀


③(脑内妄想)盾阿喀,因为魔力波动身体幼化的盾阿喀,精神状态依然是成年的状态。


骑 阿喀琉斯

①fgo实装的阿喀琉斯,没什么特别的设定,他已经够可爱了(捂脸)他有那么可爱,但我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②其他par的阿喀,根据世界观不同设定也有所不同,比如明日par的感染者阿喀和喵阿喀。


【以下皆为脑内妄想,不定时出现】

狂 阿喀琉斯

Berserker职阶的阿喀琉斯,对杀赫克托尔有超越彭忒西勒亚的执着,如果对战时产生和对战赫克托尔的激昂情绪会把对方当成赫克托尔。会把对方拖在战车后面跑。因为是Berserker的状态,失去了宝具勇者的不凋花。


仇 阿喀琉斯•Alter

阿喀琉斯的反转设定,比起Berserker有些许理性但是也没理性到哪里去的Avenger。Berserker的他在引发骚乱后会对Master除了赫克托尔的事相关之外道歉,Avenger的他则是除了(羁绊达到四或五的)Master和喀戎以外都会杀掉,不会有多余的想法,因为已经完全沉浸在向赫克托尔复仇的执念里了。


枪 阿喀琉斯

【暂未有别的想法】


—————————————————

目前的骚想法就这些个了(思考) 只会沙雕的而且长期沙雕的后果就是特别擅长找梗,文笔差的一批(扶额)


【黑弓赤骑】谈恋爱(1)

*明日方舟世界观,ooc属我,人物属型月和方舟,段子体

*感染者喀戎x感染者阿喀琉斯,喀戎老师虽然没了马身但是有了马耳朵,阿喀琉斯是狮子耳朵和狮子尾巴

*我终于对明日下手了(瘫)

*和明日主线没什么关系x只是个沙雕系列

*认真想了想,就师徒俩吧

*这会儿看不出他俩谈恋爱,因为还没开始谈√


1

喀戎成为感染者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不短,至少从被感染后到现在,他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变化。

耳朵根部的一点点源石碎片除外。

成为感染者的原因,是因为学生误将用源石制作的子弹打到了他的身体里,虽然子弹取了出来,但是染上致命的疾病却是不可避免了。


2

阿喀琉斯是喀戎来到罗德岛的三个月后来到罗德岛的,在和一队雇佣兵在一处废弃的源石采集点激战的时候,对方引诱阿喀琉斯所在的小队深入了源石的所在地,双方都损失惨重。但最后的最后,活下来的只有阿喀琉斯一个人,而他也因为左脚的脚后跟嵌入了源石而感染了矿石病。


3

说的这么严肃,但是喀戎和阿喀琉斯在罗德岛的第一次见面却是十分有趣。

喀戎听说阿喀琉斯也来到了罗德岛接受治疗,于是便问了博士阿喀琉斯住在哪里,他打算去看望曾经的学生。

当他推开宿舍门时发现阿喀琉斯正趴在一个架子上抓着架子上的球玩的不亦乐乎,阿喀琉斯一回头正好和喀戎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老师,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阿喀琉斯。不,不用在意我,你接着玩。”


4

给你看你哥玩猫爬架.JPG

给你看你爱徒玩猫爬架.JPG

银灰:…………

阿喀琉斯:…………


5

阿喀琉斯在罗德岛的日常说不上平淡,但也没他的之前的生活刺激。

你不能指望一个前雇佣兵+没工作时的武者在没事儿干的时候安分守己的待着,何况他连性格也是如此。阿喀琉斯经常没事儿的时候和缠丸切磋,有些时候当博士安排工作的时候,会看见阿喀琉斯和缠丸的心情都是红的。顺便一提,据阿米娅透露,博士之前明明是让阿喀琉斯和缠丸去宿舍休息的。

以后不许和同伴切磋,尤其是工作时间!

——by来自被博士委托来教育阿喀琉斯的喀戎


(用明日方舟干员的设定打开fgo)

基础档案——

【近卫】阿喀琉斯

【性别】男

【战斗经验】六年

【出生地】阿斯兰

【生日】(假设这里填了)

【种族】阿斯兰

【身高/体重】185cm•97kg

【矿石病感染情况】参考医学检测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卓越

【生理耐受】优良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优良

【源石技艺适应性】 普通

客观履历——

前雇佣兵,于一次战斗中感染矿石病,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罗德岛。本人加入时自称对矿石病能够被治愈的期望并不高,但出于别的原因他决定相信罗德岛的技术。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模糊,可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异常,有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是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5%

或许是感染的时间不长,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26u/L

老师他相信你们,那么我也会相信你们。相信你们能够治愈矿石病。别误会,我并不是为了相信你们,而是相信老师的眼光。

——阿喀琉斯


————————————————————————————————————————

没有档案,因为想不到x这会儿没有谈恋爱的感觉是因为还没有开始谈,这会儿还在找以前的熟悉感。

喀戎的应该在下一篇,有关设定阿喀的数值有参考多位干员,例如陨星啊推王啊崖心啊嘉维尔啊斯卡蒂啊……

话说代号问题的话,忽略就好,反正这里只会叫阿喀琉斯的名字,身高体重就是fgo里的设定


【黑弓赤骑】关于星星的那些事儿

*ooc属我人物属型月,日常沙雕


*灵感来自活动本,阿喀一张绿卡十颗星一张绿卡四颗星,老师两张卡一张七颗一张八颗,孔明一张四颗星


*我流咕哒,性别如游戏里一样可更改,阿喀琉斯厨和汪厨,以及吉尔伽美什厨

——————————————————

1.“进度还差一点就毕业了!大家加把劲儿把这个刷完就可以休息了!”咕哒一边啃着金苹果一边指挥队伍,“二世拜托你了!”

“Stella!!!” 流星祭天,法力无边。


2.“杀师匠第二面的星星就拜托你了!” 连着刷了好久的咕哒现在根本停不下来,现在终于快要毕业了,他就像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于是他没有注意到,刚刚跟大英雄换班的阿喀琉斯看着杀师匠打的一地星星出神。


3.于是当他们站到第三面——源赖光小姐把手的关卡时,咕哒刚刚嚼了炫迈似的兴奋剂就像泼了冷水一样。

“老师!我星星太多了,分你一点吧!”阿喀琉斯这么说着把手里的星星递给替换杀阶斯卡哈出场的喀戎,“对了,孔明你也不需要打输出吧?正好老师这回合也有两张卡你分给他一些如何?”

本着输出第一的心态只拿了四颗星星的二世陷入沉思。

喀戎对阿喀琉斯露出了宠溺的微笑:虽然有我的卡,但是输出并不是我哦。

阿喀琉斯把从二世那里拿到的六颗星星和自己的六颗星星递给喀戎:没关系!十四颗星星足够了!老师你拿着!


4.咕哒,心情复杂的看着喀戎登场前阿喀琉斯两张100%的绿卡变成一张40%一张100%。

还有更让人眼瞎的吗?

我觉得你可爱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好吧,可以为所欲为。咕哒摁住内心不停掀桌的小黑人试图安慰自己。


5.事实证明,有。

阿喀琉斯刚刚转身准备输出,喀戎反手就把六颗星星悄咪咪的放到了阿喀琉斯背后,并对看到一切的咕哒微笑着作出嘘声手势。

不要告诉阿喀琉斯哦。

咕哒:……呵呵


6.行云流水的扫清完战场,阿喀琉斯从战车上跳下时无意间看到了咕哒用一脸比刚刚还复杂的表情看着他。

阿喀琉斯:我不是用十四颗星星暴击了吗?为什么Master是那副表情?

今天的阿喀琉斯依然不懂为什么咕哒要用那种复杂的眼神凝视他。

咕哒:他这么可爱我认为他可以为所欲为,但他每次给喀戎老师送星我都觉得冰冷的狗粮噼里啪啦的摔在我的脸上!


7.站在喀戎背后和咕哒一起吃狗粮的二世看完了着一系列操作,在阿喀琉斯放宝具上天的空隙,他问喀戎:你这是宠孩子还是宠徒弟?

喀戎:他既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爱徒,最重要的是他是我爱人。

二世:……好呗。


8.咕哒:我也想要阿喀琉斯的星星。

伊斯坎达尔:其实……我也想要阿喀琉斯赠予的东西。

亚历山大:我也……

阿喀琉斯:???

咕哒:不对我们迦勒底还没有征服王啊?


9.今天阿喀琉斯也送星星给喀戎了吗?

——不仅送了星星,还给周围的人吃了狗粮。


与标题无关所以其实不存在的话外10

“Master你要带我去哪里?”“打土方,单挑。”“那乔尔乔斯和埃尔梅罗二世为什么也在这里?”“没办法,不上齐三个根本不让开战啊,好友也没有挂倍卡礼装的乔老师!”

——————————————————

凑齐十条,每次看到老师和阿喀抢星我就陷入沉默,到了后来缺粮缺到一种境界时我决定当粮吃了——阿喀琉斯肯定是把星星送给了老师了不然为啥骑阶集星比弓阶低……好吧真相是听说集星和幸运值有关,五星骑里就阿喀幸运值最低,阿喀琉斯幸运D,他老师喀戎幸运C,抢不过老师很正常。


阿喀单挑高(低)难成功,现在我要想想怎么写阿喀挑战土方先生的心德…呸,是戏。
这人情冷漠的世界唯有阿喀琉斯(的屁股)还有点温暖,王者排位神tm(x)试图用阿喀琉斯来让自己冷静一下。

【黑弓赤骑】炖にく(肉)三十题(中)

四个字概括就是要素过多,以及多数梗来自  @寒天星

虽然我拉低了冷圈水平可是我还是想写(围巾君试图在棺材里仰卧起坐)

tag避雷,tag里的齐格是因为20有他出场(不到两句)以及18和19都空了以后再加(这俩都算我特别上头的梗所以我想……)

链接在评论√


仿佛身体被掏空……我有多少年没正儿八经(指态度)上过(如此渣的)色了…

我想吃黑弓赤骑的肉(突然理所当然的开始转移话题)

最后1p是b站的还愿,因为过于渣了所以我干脆弄成了表情x加字前的原图也有x